您的位置: 巴中信息港 > 金融

詹妮弗勞倫斯強悍的美國甜心服裝人物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15:34:56

  詹妮弗·劳伦斯:强悍的美国甜心服装人物

  詹妮弗·劳伦斯有别于其他的好莱坞新生代女星,她依靠一系列内心坚强的角色成名—《冬天的骨头》里克服万般困难寻父的密苏里女孩,以及在《饥饿游戏》中幸存的凯妮丝。这个9岁时就会搔首弄姿扮演妓女的早熟女孩... 1990年出生的詹妮弗·劳伦斯,总留给人极深的印象。在《饥饿游戏》里与她合作的男演员伍迪·哈里森,至今还记得他们的次见面。“我坐在自己的拖车里,” 哈里森说,“而我的车里有一套专门用来练瑜伽的秋千。詹妮弗走进来说,‘嗨,伍迪,我是詹 这是用来那个的秋千吗?’这是她对我说的句话。” 与劳伦斯一起出演《X战警:战》的女演员佐伊·克拉维兹,是她的挚友之一:“我们见过几次后,她就邀我去她家玩。次去她家时,她包着浴巾给我开门,‘不好意思,你来早了,我正准备冲澡呢。’然后她就大方地脱掉浴巾,冲澡,然后裸着身子开始刮腿毛。她见我有些尴尬,就问,‘我们熟到这种程度了吧,对吗?’我赶紧回答,‘我想是的。’” 如今,劳伦斯已经是全世界红的女星之一。《饥饿游戏》成为《暮光之城》系列后,又一部在青少年人群中引发热潮的影片。但劳伦斯显然不只是青少年偶像,一年前,她就凭借独立电影《冬天的骨头》提名奥斯卡影后。奥斯卡历史上,仅有一位凯莎·卡斯特·休伊斯(《鲸骑士》)被提名时比她年轻。 《饥饿游戏》女主角非她莫属 2011月1月的一个上午,詹妮弗·劳伦斯在曼哈顿的一家宾馆大堂喝茶。再过一个月,有她提名的奥斯卡即将揭晓,但她显然对一本小说更感兴奋。“我正在读《饥饿游戏》。”她说。她急不可待地想回房读小说。“听说他们打算把它拍成电影,”她补充道,“他们正开始试镜等准备工作呢。” 当时,劳伦斯刚从伦敦回国,她在那完成了《X 战警:战》的拍摄。她在影片中出演一身蓝色的“魔形女”,为此每天她要花8个小时化妆,拍完再花2个小时卸妆。整部戏拍完,劳伦斯好不容易才拿回在诺丁山租的公寓定金,因为浴缸已经完全被她弄成蓝色了。 不久之后,她与电影《饥饿游戏》的导演加里·罗斯见了面。“她打扮得非常光鲜,因为那时正好是奥斯卡颁奖季,”罗斯回忆道,“她走进我的办公室,拿着一次性杯子和外卖盒,却穿着耀眼的礼服。许多女孩会很喜欢这种盛装打扮,但詹却说,‘你能相信我居然要穿这种裙子吗?’”罗斯问她颁奖礼前心态如何,劳伦斯回答: “老实说,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布洋娃娃。”她身边围着造型师和化妆师,整理她的裙子、让她穿上不舒服的鞋子。“太合适了!”罗斯心里想,“凯妮丝·埃文迪恩就是这个样子。” 凯妮丝是《饥饿游戏》的主人公,16岁的她聪明坚强,射术精湛。小说背景设置在反乌托邦式的未来美国,每年全国都有24个孩子被送往国会。他们会被精心打扮,参加各类访谈节目。之后,他们被运往某地,被迫互相残杀,直至一个幸存者。 凯妮丝是继《龙文身的女孩》里的莉斯·莎兰德后,好莱坞又一个女演员梦寐以求的女性角色。劳伦斯也曾为大卫·芬奇版《龙文身的女孩》试镜过,她至今里还存着一张穿皮衣、戴耳钉和鼻环的试装照。在罗斯心里,凯妮丝一角几乎没有什么竞争,“我记得那次会面之后,我就说,‘如果不选这个女孩,我就傻透了。’” 为了这个角色,劳伦斯接受了几个月的严格训练,包括攀岩和徒手格斗。她还有一位箭术教练—参加过四届奥运会的运动员卡图纳。“每次我动作做得不完美,就会被鞭打(被弓弦,而非卡图纳)。”劳伦斯说。但努力得到了回报:如今她射10发箭,4到5发会射中靶心。 影片在北卡罗来纳州艾西维尔市附近的森林拍摄了4个月。整个过程就像个夏令营,有恶作剧、通宵玩耍,甚至还有一个零钱罐—那个大人在小孩面前说脏话,就丢个硬币进去。据罗斯估计,劳伦斯至少贡献了其中一半,“她很棒,但她说起粗口就像个水手”。有一天晚上,劳伦斯和所有的工作人员在当地酒吧举行了她21岁的生日派对;还有个晚上,所有人都涌进莱尼·克拉维兹(美国着名黑人摇滚歌手,他在影片中饰演凯妮丝的造型师,也是劳伦斯好友佐伊的父亲—编者注)的宾馆房间,翻出他衣橱里的衣服试穿个遍。 整部影片无疑是对将暴力当作娱乐的谴责,而劳伦斯的表演也几近完美。“我合作过一些很棒的演员,”罗斯说,“但我从未看过有谁像劳伦斯那样有天赋。她身上似乎有取之不尽的情感力量。有时我不禁问她,‘你究竟是那来的?’她则回答我说,‘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’” 别的女孩做饼干,她喜欢打球 劳伦斯从小就令人刮目相看。“我不记得我小时候有过‘玩火’的绰号,”她说,“但我父母确实玩过火,他们把自己烧伤了。”她出生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郊区。父亲加里曾拥有一家做混凝土买卖的建筑公司,母亲凯伦则经营一个名叫Hi·Ho的儿童夏令营。 她是劳伦斯家族50 年来的个女孩,因此父母抚养她时与两个哥哥一视同仁。“我不想让她像个千金小姐,”凯伦说,“我不介意她像个女孩,只要她够强悍。”劳伦斯也确实强悍,学前班时她被下令不许和别的女孩一起玩,就因为她太强悍。“她不是想伤害她们,”她母亲说,“她们只是不停地做饼干,而她则想打球。”劳伦斯玩过垒球、曲棍球,还加入过父亲做教练的男子篮球队,也做过好几年的拉拉队队长。 9岁时,劳伦斯在一出根据《圣经》约拿书改编的教堂戏剧中,扮演妓女Nineveh,抢走整部戏的风头。“其他女孩都只是涂着浓口红杵在那,”她母亲说,“但詹妮弗却懂得摇她的屁股,懂得搔首弄姿。我们的朋友说,他们不知道该不该祝贺我们,因为我们的孩子是个很棒的‘妓女’。” 之后几年,劳伦斯一直在出演教堂戏剧和校园音乐剧,直到一个改变她一生的机会出现。14岁时,她和母亲在春假期间去纽约旅游。她们在联合广场看街舞时,一个拿着相机的男人走上前,称自己是模特星探,想拍一些劳伦斯的照片。这听上去很假,但发生在劳伦斯身上的这次却是真的。很快,劳伦斯有了自己的经纪人,得到了几次试镜机会。 有好几个月,劳伦斯都祈求父母让她搬往纽约,试试表演这条路。终,他们同意让女儿去试六个星期。由于母亲要工作,所以代由劳伦斯当时19岁的哥哥布莱恩陪她同去。他们到纽约的个晚上住在城里,在时代广场的Applebee吃了晚饭。还有一天晚上,劳伦斯从市中心的公寓打回家,说她看到一只像猫一样大的老鼠从火炉里爬出来。当她终得到一些小演出时,母亲也搬去纽约,原先说好的六个星期,变成了一年。 万事开头难。“我在那里没有朋友,”劳伦斯回忆道,“我还记得自己有些孤独。”她在自己的公寓里,通过络接受远程教育。她记得父母为此吵过不少架。“我们的朋友都觉得我们疯了,我们也觉得自己疯了。但她的两个哥哥告诉我们,‘这是她的棒球场,你们得让她在场上发挥光芒。’”母亲凯伦回忆。 “此后,球就没停下来过。”劳伦斯说。她出演了一则Verizon广告,在探案剧集《铁证悬案》中扮演一位受害者的女儿,在《神探阿蒙》中扮演一所学校的吉祥物(“我不记得是一只熊,还是一只美洲狮”)。她还拍了一部高校剧集的试播集(后来未被电台选中),饰演一位有胸无脑的高中女生,父亲对此并不开心。有趣的故事是,有一次她为美国着名休闲品牌Abercrombie Fitch拍摄平面广告,终却一张照片都没被选中。“我爸爸打质问为什么,他们就把负片寄了过来,就像在说,‘看!这就是为什么。’” 原来,摄影师把一群女孩子带到海边,扔给她们一个橄榄球,拍她们玩球的样子。“其他女孩都看上去很美,她们一边玩球,一边保持优美的姿态,”劳伦斯说,“而我则红着脸,张着鼻孔,跳在半空中,正准备抱住另一个女孩。我甚至都没有看镜头。其他女孩都在说,‘快让她离开!’” 劳伦斯说,如果父母知道她将来会成功,他们一定不会放她去纽约。“我们以为她去了纽约,会被别人再赶出来,”母亲说,“如果不是经纪人焦急地对我说,‘你不懂,我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有天赋的14岁女孩,’我们可能不会放手。” 以后打篮球前得开始化妆 后来,劳伦斯渐渐步入正轨,开始出演一些配角,比如查理兹·塞隆主演的《燃烧的平原》,以及比尔·恩格沃主演的一部糟糕肥皂剧。她也曾参加过《暮光之城》女主角贝拉和《超级坏》中后来艾玛·斯通所饰演角色的试镜。,独立电影《冬天的骨头》让她一举成名。在这部阴冷的影片中,劳伦斯饰演一位坚强的17岁女孩,为了家庭的完整,坚定不移地去寻找失踪的毒贩父亲。凯伦读了小说,告诉女儿她很适合这个角色,但导演却认为她太漂亮。于是,劳伦斯故意一个星期不洗头发,搭乘一班红眼航班,在雨夹雪的天气里走了13个街区,淌着鼻涕走进了导演的办公室。她拿到了这个角色。 劳伦斯在密苏里拍摄了一个月,和当地居民相处,学习来福枪和砍木头。她完全融入角色,化身为一口黄牙、嘴唇干裂、总穿着大一号法拉绒衬衫的女孩。在一场戏里,演员约翰·霍克斯——他饰演女孩那个令人害怕的叔叔Teardrop—要抓住劳伦斯的头发,紧紧掐住她的脖子。“我总是很怕伤到她,”他说,“但她每次都让我来真的。”影片还有一场劳伦斯切开一只松鼠,掏出内脏做晚餐的戏,据霍克斯回忆,当她拍完以后大声尖叫。“我以为她无所畏惧呢,至少她给人这样的感觉。”他说。 《冬天的骨头》虽然没有让劳伦斯立刻走红,但她早熟的演技逐渐在影视圈得到认可。在奥斯卡提名揭晓的那个早上,正巧有个狗仔队拍到劳伦斯和家人听到自己名字后的照片。按照劳伦斯自己的说法,照片里她的表情就像是“要被送进监狱”似的。佐伊·克拉维兹和她开玩笑说:“你的对手是娜塔莉·波特曼,你没有任何机会。” 劳伦斯回她:“没错。”但据莱尼·克拉维兹说,他曾在他家的图书馆逮到劳伦斯一手拿着他的格莱美奖杯,一边练习致感谢词。 奥斯卡颁奖礼当晚,劳伦斯输给了波特曼,但她在红毯上的亮相惊艳全场—她一身红色晚礼服,高挑性感,与影片里的角色截然相反。棒的是,15分钟前,她还在自己宾馆房间里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块乳酪牛排。 “詹妮弗身上没有丝毫高傲,”伍迪·哈里森说,“她不摆姿态,非常真我。她只是个来自肯塔基州的女孩,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” 朱迪·福斯特在自己导演的《海狸》中,也起用了劳伦斯,她认为这个女孩非常聪明。“詹妮弗身上的优点之一是,她非常挑剔,”福斯特说,“通常21 岁的女孩一旦入行,就开始接拍各种烂电影—爱情片、喜剧片、歌舞片等。 她们还没搞清楚自己是谁,所以觉得自己能演任何角色。但她对想要演的角色有很具体的想法。” 在大热的《饥饿游戏》之后,劳伦斯知道自己的生活将会发生重大改变。“我近开始焦虑,”劳伦斯说, “我开始像个疯子一样注意清洁。 我有了自己的个狗仔队。有一天,我和尼克(英国演员尼古拉斯·霍尔特,曾主演英剧《皮囊》,与劳伦斯在拍摄《X 战警:战》时相恋—编者注)一起打篮球的25张照片在上出现。我对自己说,‘詹妮弗,你以后去打篮球前得开始化妆了,因为照片上的你看上去糟糕透了。’”近,她还在机场碰到一位跟踪狂粉丝,后者驾车300英里,买了一张机票,只为能遇到她。“我知道我看上去很疯狂。”他对劳伦斯说。“没错,你确实疯了,”她回道,“但我会在照片上签名的。” 也许未来她会腻烦这一切,但至少现在,她还对自己的几近成名感到兴奋不已。殊不知,她已经非常出名了。拿她近拍摄的《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》为例,在影片拍摄的一天,她想为父亲去要合作演员罗伯特·德尼罗的签名,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“我在自己的拖车里,紧张极了,”她说,“我不想打扰他。”她在车里坐了许久,斟酌该怎么办时,突然有人敲门。门口站着德尼罗的助理:“你能为鲍勃(德尼罗的昵称)签几个名吗?”

月经延长小腹痛
月经颜色暗红的原因
月经颜色淡病因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