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中信息港 > 养生

彭玉麟儿女心肠英雄肝胆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14:21:03

彭玉麟有没有情人?

1835年,李宗邺出版《彭玉麟梅花文学之研究》,根据彭玉麟的诗句“修得梅仙嫁作妻”,考证出他的情人叫做梅仙。他把文学想象当考证,所以没有说服力。1946年,罗尔纲写成《彭玉麟画梅本事考》,从彭玉麟的文字中找到事实证据。

彭玉麟有两组诗, 《感怀》二首和《梦亡友情话甚洽,口占志感》四首,写作时间相隔很久,但可以互相印证,值得研究。

《感怀》其一

少小相亲意气投,芳踪喜共渭阳留。

剧怜窗下撕磨惯,难忘镫前笑语柔。

生许相依原有愿,死期入梦竟无繇。

黄家山里冬青树,一道花墙万古愁。

这是回忆情人的诗。他们曾经有婚恋之约(“生许相依”),但她已经死了(“死期人梦”)。他俩年纪相仿,从小在一起(“少小相亲”、“窗下厮磨”),地方在安徽安庆黄家山舅舅家(渭阳是舅舅的别称)。彭玉麟父亲彭鸣九是湖南衡阳渣江人,在安庆谋事,母亲王氏是安庆人。他在舅舅家长大,16岁才离开。

《感怀》其二

皖水分襟十二年,潇湘重聚晚春天。

徒留四载刀环约,未遂三生镜匣缘。

惜别惺惺情缱绻,关怀事事意缠绵。

抚今思昔增悲哽,无限心伤听杜鹃。

这首进一步表明是在怀念情人,有 “情缱绻”、“意缠绵” 、“三生镜匣缘”等词语为证。彭玉麟16岁离开安徽(“皖水”)回到湖南老家(“潇湘”),和这位情人分别12年(“分襟十二年”),在湖南再次相见(“潇湘重聚”)。彭玉麟自称于辛卯年(查是1831年)离开安徽,12年后应是1843年,那时他28岁。这次潇湘重聚以后又 “惜别”,是生别;如果是死别,至少要说“痛别”。他们之间有个回来相见的约定,即刀环之约。刀环之约的典故是,汉使到匈奴,想要劝说李陵归汉,无奈单于在场,只能目视李陵的刀环,暗示还回,因为环与还同声。刀环之约是别后回来相见的约定。他们什么时候惜别呢?可能是重聚以后很快就分别,也可能是他们相聚一阵后才分别。

刀环约无法实现,有“徒留”、“未遂”词语为证。 “徒留四载刀环约”,可能指他们分别时约定以后见面,时间未定,但在四年以后发生了重大变故,可能是她嫁人或死亡了,或两者都是。上一首诗提到“死期人梦”,指她死了。也可能指他们约定四年以后见面。为什么要在四年后呢?是彭玉麟出外做事,预期四年以后回来?但是,他在3年以后(1846)结婚了,还是在家的。这个可能性似乎不大。假设他们在重聚后很快分别,那么这个4年后是1847年。这个年份很重要,将在下面一组诗中得到印证。

《梦亡友情话甚洽,口占志感》四首

伤心阔别隔人天,已杳音容卅七年。

一夜相逢清梦好,依然欢笑若生前。

墓草青青万里遥,片时缱绻足魂消。

谈心促膝依依甚,一唱金鸡复寂寥。

一生一死见情真,梦里相逢分外亲。

却怪华胥无赖甚,不教人聚话来因。

人隔幽冥念未蠲,倏来入梦信因缘。

虎丘旧有三生石,愿觅生公一问禅。

这四首诗的写作时间提供了重要线索。它们收在岳麓书社出版的《彭玉麟集》里的《诗词卷五·续从征草》。此卷有俞樾按语:“光绪癸未(查为1883年)奉命赴粤办防以后之诗,至乙酉(查为1885年)秋防务毕去粤而止。”所以写作时间在1883-1885年。罗尔纲断定为1884年所作,偏差不大,只有前后一年之差。是年彭玉麟以68岁高龄,督师对法战争。

“伤心阔别隔人天,已杳音容卅七年。”亡友死亡的时间是37年前,正是1847年。从上面《感怀》诗中得知,他的情人可能死于1847年,互相印证。这四首诗中所言梦中亡友是死去的情人,有“片时缱绻足魂消”、“因缘”、“三生石”等词语为证。鉴于彭玉麟是个不滥情不近女色之人,妻子生前不纳妾,死后不续娶,他不可能同时有两个情人。这个情人死于1847年左右。

彭玉麟的情人是谁?

罗尔纲推断,彭玉麟死去的情人是他外祖母的养女。据彭玉麟自述,在离开安徽12年后,舅舅亡故,他立即派三弟前去把外祖母和她的养女接到湖南衡阳来同住,正合“皖水分襟十二年,潇湘重聚晚春天”诗句。

彭玉麟在《赎回皖城舅氏旧宅基新之以为春秋祭产喜而有作》诗中提到她:“人(指舅舅)亡此日空留屋,甥(指自己)小当时只倚姨。”这句有个附注:“外祖母有养女长予,赖以提携嬉戏”。”这位养女比他年长,小时带他玩耍,他称她为姨。彭玉麟还注说明:“外大母年近九十,有养女未字。”她来湖南时未嫁。当时彭玉麟28岁,这位养女应当有30几岁了吧。

罗尔纲进一步指出,彭玉麟的情人名叫竹宾,因为他写了一首诗,叫做《挽竹宾姨氏》。其逻辑是,既然称竹宾为姨,那么她就是外祖母的养女了。至于外祖母有没有另外的女儿,母亲有没有妹妹或堂妹,他没考虑进去。

其实,罗尔纲漏掉了一条重要文字。我发现彭玉麟在《瓯架山金盆托墓图记》一文中写道:“继而外王母养女竹仙,性温惠,知诗书,幼育于外王母,孝养如女,先妣待之如妹,字姚氏,以难产亡,归葬外王母侧。”他说得明白:养女的名字叫竹仙,不是竹宾。他还说明,母亲待她如亲妹,她嫁到姚家,难产而亡。她如果死于婚后两年,即1847年,属于合理推测。

彭玉麟在《王太夫人行状》一文中还讲到这位养女:“乙巳(查为1845年)春,经营迎养,其养女为择婿嫁之。O(缺一字)明年,外大母弃养,母哭之痛,旋为玉麟、玉麒完婚。”她在1845年嫁人,明年(1846年)外祖母亡故,然后彭玉麟和弟弟玉麒很快完婚。所以,她先出嫁,彭玉麟后娶妻。根据王闿运所撰彭玉麟行状,这位妻子是邹氏,因朴拙不受婆婆喜欢,彭玉麟后来与她分居。

竹仙和竹宾可能是同一个人,因为彭玉麟都称她们为姨,都死于难产,都知诗书。但是,她们也可能是两个人,毕竟这两个名字不一样。同辈人以竹字开头取名,同家族的人受同等教育,同时代医疗条件差,两人难产而死,都很可能。

只是,从彭玉麟的文字里还看不出他对竹仙、竹宾有任何男女之情。竹宾是个忧愁之人。《挽竹宾姨氏》有两句:“伤心怕读桃花句,谶语空留梧叶诗。”彭玉麟注“伤心怕读桃花句”为:“姨赋白桃花起二句云:‘绝似伤心薄命人,含愁带雨泣青春’”;注“谶语空留梧叶诗”为:“产之前二日咏新秋有‘底事西风来萧杀,无端桐叶使飘零’”。也许竹宾真有伤心事,也许她患妊娠忧郁症,但诗句无法证明是对他而言,我们看不到缱绻缠绵三生缘的词语。

总结一下,以下证据支持外祖母养女是彭玉麟的情人的观点:

❤ 小时候他俩在安徽安庆常在一起,有可能产生恋情。

❤ 她于分别12年后来湖南重聚,合诗句“皖水分襟十二年,潇湘重聚晚春天”。

❤ 她来湖南重聚时还未婚,他们可能继续恋情。

❤ 她属于他的姨辈,被他母亲认作亲妹,这个辈分之别可能是他们无法成婚的原因。

❤ 虽然她死亡时间未知,但1845年出嫁,1847年死于难产,是合理的顺序。

以上的证据只能支持但不能证实外祖母的养女是彭玉麟的情人,因为彭玉麟在讲到养女时没有爱恋的情话,写诗怀念情人时没有指明是养女。如果彭玉麟的情人不是外祖母养女,则可能是在安庆时的竹马青梅女伴。从《感怀》诗中的“少小相亲”、“窗下厮磨” 得知,这个女孩似乎和他年纪相仿。他特意提到冬青树花墙,这是与邻居相隔的灌木,似乎暗指这个女孩住在邻家。

后来他重访安庆舅舅旧宅,作《过皖城王氏故宅感赋》诗:

之子门前我惯经,红羊劫后草青青。

不知人面归何处,冷落桃花旧日庭。

唐朝诗人崔护的人面桃花故事,在他身上重演。他怀念“之子”,这是《诗经》用来称呼值得娶回家的女子。他常在她门前经过,不像是和她同住一家。这位女子似乎更像是邻家女。

总之,两种可能都存在,他不明示,我们不能确知她是谁。这种事属于婚外情,不见容于那时正统的社会。他也无法将自己的情感完全埋葬,所以我们知道她在世上存在过。

在那年代,中国的事件是鸦片战争(1840年),彭玉麟远在湖南内地,浑然不觉。洪秀全刚当上耶稣的弟弟,还没起义,彭玉麟不知道几年后(1852年)太平军会打到湖南来,给他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。他只是个贫寒百姓,30岁才娶妻,还娶了个扑拙之人。那时候,情人的变故是他生命中天大的事件。他在今后显赫的生涯中,不要官,不要钱,不要命,唯有此情难忘,刻骨铭心。

多年以后,他在《禽言》诗中说:“前机多以因循误,后悔皆由决断迟。”似乎他当时曾考虑过拯救两人姻缘的计划,却因因循而不决断,造成了一生的悔恨。是情人的家庭看不上他,而他无力将她接出来?或者她是姨辈,伦理难容,使他拦不住她的花轿?

他画了万幅梅花,其中可有流露出这种悔恨伤心?

看一幅幅梅花老杆繁枝,看不出女子的倩影。读一首首配图的梅花诗,看到有些诗句不断被人引用,如“一生知己是梅花”、“愿与梅花过一生”、“一腔心事托梅花”,企图证实梅姑、梅仙的存在。但是,你若把梅花理解成女性,它们便是情诗,你若把梅花理解成中国文人约定的精神寄托,它们便不是情诗。他甚至说要与梅花作丈夫,那只不过是学那位梅妻鹤子的北宋诗人林逋,正如他在诗中所说,“前身许我是林逋”。总之,梅花和梅花诗中很难真确看到他对恋人之情。

其实,梅花图中不起眼的地方,才隐藏着他的悔恨和伤心。《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》说他“每成一幅,必盖一章曰‘伤心人别有怀抱’,曰‘一生知己是梅花’”,那数字是极大的夸张。我从网上下载了72幅他的梅花图,发现印章不是“伤心人别有怀抱”7字,而是“古之伤心人别有怀抱”9字。72幅梅花图中发现7幅盖了这个“伤心”印章,约占10%。按照这个比例,他也盖了一千次“伤心”印章了。(我也发现两三幅中盖着“一生知己是梅花”印章,远不是每幅必盖。)

彭玉麟还有另一个印章,人少提起。我翻阅《彭玉麟集》的注解时,发现湖南省图书馆藏的彭玉麟梅花图,盖着 “一生心苦为情人”印章。这个“心苦”印章更表明他隐藏许久的心事。

彭玉麟的悔恨和伤心持续了一生,但没有影响他身先士卒,勇往直前,威震敌营,没影响他对恶霸提刀就杀,对渎职官员提笔便弹劾,威震官场。我想,那些梅花图中藏有他的伤心事,但更多的是刚直、豁达和高洁的情怀。

我还看到有幅梅花图上盖着一个印章,能体现他这个人,它刻着:“儿女心肠、英雄肝胆。”

推荐阅读:

李世民贞观之治唐朝有加上武则天总共有21位皇帝,可是貌似只有

西路军浴血战古浪记

三国时期有哪些牛的神奇预言?

郴州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
漯河哪家医院专治癫痫
威海治癫痫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