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中信息港 > 军事

苦夜 百二十七 取道柯兰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04:39

苦夜 百二十七 取道柯兰

三天的时间,宋仙瑜将秘杀绝的精义完完整整的传授给了陈素,原本这就是一套身法秘技,能够在转瞬之间穿越空间,再发动强悍的精神攻击,如今陈素晋入阴极境,有了庞大精神力的支撑,再发动秘杀绝,威力应该已经不在宋仙瑜之下,而陈素的大梦生死诀达成第四重,其领悟力自然更上层楼,所以在老太太不断的惊讶中他也完成了这三天的修炼。其间宋家整饬了莫吉城的零散势力,准备了一份详细的联名书,暗中差人送去北柱国府,宋仙瑜则再三嘱咐宋义,必须要照顾好陈素,一旦有什么不如意,就立即返回莫吉城,到宋庄来。

临走之前,陈素想要拜别宋珈彤,不过按照宋仙瑜説的,宋珈彤已在闭关之中,人在销金窟禁地之内,陈素想了想,终还是决定不去打扰,而是托宋仙瑜将一枚千翠古灵丸转赠给宋珈彤,只要宋珈彤没有晋入舍尊境,这药丸就对她有用。而后宋义打diǎn了行装,准备了一应必须之物,悄悄的与宋仙瑜、宋彦拜别,叔侄二人出了宋庄一路向南,既不骑马,也不坐车,晓行夜宿,向着平涯城缓缓进发。

一路上,陈素虽然心如火燎,宋义却是不紧不慢,时逢北国之秋,到处都是一派肃杀之象,田野中草木枯黄,看得人倍感清凉。陈素的心情受到感染,也lt;长-风gt;文学变得低沉起来,反倒是宋义,始终有説有笑,偶尔还会捉些野物打打牙祭,就这样好似游山玩水一般,二人直走了半个多月才接近柯兰城。陈素虽然到了莫吉城,当初却并不是从这边经过,所以路途远近对他来説没什么概念,不过这半个月走得很慢就是了,所以知道前方就是柯兰城,陈素终于是忍不住了,跟宋义提议道:“二叔,接下来我们不如就到柯兰城寻个车行什么的回平涯吧?”

宋义知道陈素心中着急,不过这一路他也是有意拖慢进程,这可是宋仙瑜特意嘱咐的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他怕陈素一旦到了平涯会不顾一切的去报仇,所以现在必须要磨练一下他的耐性。仇,是要报的,但是不能不计代价。

“素儿,跟二叔这样游山玩水不好么?”宋义笑哈哈的,“二叔烤的野味当年连你父亲都赞不绝口呢!”提到陈元化,宋义自觉有些失言,又赶忙岔开话题

苦夜  百二十七 取道柯兰

,“二叔这些年难得出来,真想好好走走看看。”

陈素虽然着急,却又不忍心扫了二叔的兴致,“二叔,其实坐车也一样可以看风景,再説了,这马上就冬天了,草枯树黄,也没什么好看的嘛。”

“嗯。”宋义diǎndiǎn头,心中暗暗计算着时日,就算是坐车,没个五六天他们也到不了平涯,除非是那种脚程很快的妖兽,既然如此,能省些力也好,“那等明天到了柯兰,我们就去找找车行?”

陈素一听兴致顿起,“二叔,哪用得了明天,你看,现在都能看见柯兰城了!”陈素説着伸手一指,原来大路边立着一块石碑,石碑上刻得清楚,柯兰城就在三十里外。这一处地方,宋义自然是知道的,反而装作糊涂的一笑,“这哪是柯兰城,不过是块石碑么?”

陈素跑过去指着下边的小字对宋义道:“二叔你看这里写着,柯兰城就在三十里外,用不了一个时辰,我们就能到那。”

“是么?”宋义凑身过去仔细瞧了瞧,“果然是呢,看来今天再不用自己弄吃的了,晚上也能好好睡上一觉。”

陈素兴高采烈,“二叔,我们要是到得早,可以先找车行,这样连夜赶路,在车上休息也是一样。”

宋义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,微皱着眉,“那样一来也太劳顿了吧,二叔可是有半个月都没洗澡了,而且二叔的修为比不得你,这半个月实在是累得不行,本来我还想跟你商量着在柯兰城休息几天,现在看来……”宋义一边説着一边偷偷的看了看陈素,陈素则面露难色,“二叔,按理説过了这么久,其实我也不应该急于这一两天,只是近来我的心里越发的担心柔姨跟敏儿,也不知道她们如今怎样了,或许早回去一天我就能早一天找到她们。”

陈素提起允柔母女二人,宋义的心中也是一震,按理説沈家要对付大哥陈元化也没必要对那孤儿寡母下手,他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也是将允柔母女接到宋庄安置,既然陈素有此心,或许之前倒是自己多虑了,“素儿,既然如此,我们今天进了柯兰城,找好车行,明日一早出发,你看如何?”柯兰城地处北方要道,乃是枢纽,停留一夜,他可以在这里打探一些消息,无论是关于沈家,还是关于肖琼。

陈素只以为宋义真是累了,安慰道:“二叔,休息个一两天应该是没关系的,如果我们能找到好一diǎn的车行,时间上也能弥补回来。”

“好!”宋义一口答应,“找车行的事,就交给二叔吧。”

二人顺着大道,三十里路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,等到柯兰城的时候,也不过才午后时分,宋义拉着陈素进城,却并不急着找车行,而是见人就打听柯兰城出名的馆驿,其实宋义并非不知,只是在陈素面前作样而已,这一切也是为了磨练陈素的耐性,等问了十几个人,都説城东的世源馆,只不过价格不菲,宋义全不在意,领着陈素寻到了世源馆住下,其实这里的馆主也曾经是销金窟的常客。

宋义等进了世源馆,找小二开了两间的客房,柯兰城本就不是莫吉城能比,这世源馆又是柯兰城内的馆驿,奢华程度丝毫不下于销金窟,只不过一些耍乐玩意儿这里没有就是了,看过了房间,宋义还算满意,又带着陈素到馆内的酒楼,山珍海味,美酒佳肴,满满的diǎn了一桌,尽情享用起来,确实比那山间烤的野味强多了。只不过陈素自从修炼了大梦生死诀以来,对饮食之事已经不大在意,又不好酒,所以多半倒是为了陪同宋义,而宋义却好像是饿了几十年一样,把一桌酒菜如风卷残云,吃得丝毫不剩,光酒就喝了十几壶,喊小二结账时,连那小二都看得呆了,陈素也兀自纳闷,二叔的肚子怎么能装得下这许多东西?

宋义吃饱喝足,结清了酒钱,抹抹嘴巴,冲着陈素笑道:“怎么样,二叔我还没有老吧?”

陈素尬尴的一笑,如果从吃的方面来看,就连自己也比不上二叔,“二叔,接下来我们去哪?”

“啊……哈!”宋义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,“接下来,当然是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,走了这十多天,我是腰酸腿乏,等睡醒了,二叔带你去见识见识这里跟销金窟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那,车行的事?”陈素不禁有些失望,却见宋义一笑,“不急,这件事二叔自有主意,你便放心就是了。”宋义一边説着,打了个嗝,拉起陈素返回客房,一路上再三嘱咐他好好休息,陈素无奈,回到房间便在床榻上盘膝打坐起来。

宋义草草的洗了个澡,直等了半个多时辰,见陈素的房间内并无动静,他才又悄悄的起身,出了房门,找小二问了馆主所在,径去拜访。宋义兄弟仗义疏财,喜欢结交侠义之士,所以这世源馆的馆主早年跟他们也有些交情,待得知是宋义于此下榻之后,欣然接见,叙及旧情,宾主尽欢。而后宋义才道明来意,先是打听了肖琼的消息,后又问及平涯沈家跟北柱国府的近况,馆主知无不言,只不过肖琼虽然已经离开莫吉城多日,有关于他的行踪却一直是个迷,按理説如果肖琼真去投靠了北柱国府的话,应该早已路过柯兰城,而柱国府那边应该也传出消息,至今却是风平浪静,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另外宋义打听沈家,馆主也是知之不详,毕竟沈家只在平涯城发展,又没有什么惊人之举,外人所知道的也就是当今家主的女儿嫁给了柱国将而已。宋义见没什么收获,起身与馆主作别,馆主再三挽留,宋义坚辞,有要务在身,另外有族人同行,多有不便,他并没有表明陈素的身份,馆主这才与宋义惜别。

宋义回到客房,直接去敲陈素的房门,不多时,等陈素开门相迎,他却直接拉着陈素向外就走,弄得陈素一愣,宋义这才又神神秘秘的説道:“走,二叔带你去长长见识!”陈素满头雾水,回手关了房门,痴痴的跟着宋义,穿廊过院,走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,这才到了后院一座气派非常的阁楼之前,此时阁楼中正有乐声传出,时而哀婉,时而悠扬,等陈素二人走近,那声音一转,顿时变得慷慨激昂。

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
台州白斑疯医院
台州白癜病医院
台州白癜风
台州白癜风好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