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中信息港 > 汽车

正文第四百三十六章若有来生容炎番外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3:19:58

容炎登基,国号昌平,称尚武帝。登基第二年,容炎便下令加强军防,对每一个士兵都严格的训练,短短十年间就训练出了各国间强悍的军队镇守在凤国各个边境,至此别国再不敢轻易来犯。尚武帝性子寡淡冷酷,登基之后一直钻入政事,后宫一直空着,直到第二年,熬不过大臣以死相谏,才充盈后宫,立了后。只是一个月之中,尚武帝到后宫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出来,直到第三年,皇后才怀上了龙种,隔年,皇后产下皇子后,尚武帝去后宫的次数就更少了。昌平三十六年,尚武帝重病卧床,将皇位传给太子容远。已经六十好几,形容枯槁,白发苍苍的容炎平静的躺在明黄色的床上。一直跟在他身边,如今已经拜相的文丞相看着他那样子不仅红了眼圈。“太上皇,该吃药了。”宫人端着药碗进屋,文丞相起身过去解了过来。“太上皇,喝药了。”闻声,床上的人眼皮轻轻眨了眨,缓缓睁开那双已经变得浑浊的双眼。宫人上前把他从床上扶起来,却发现他的手冰凉一片。“太上皇,您可是觉得冷?”容炎像是没有听见一般,没有任何反应。“太上皇?”文丞相担忧的唤了声。谁都知道,就太上皇现在的情况怕是再撑不了多久了,文丞相跟容炎虽是君臣,但处事多年总有些不一样的感情。“你们都出去候着吧。”“是。”“太上皇,药该凉了。”“文丞相,你说,人当真有来生?”容炎幽幽开口。来生?“太上皇,老臣愚笨,实在不能知晓。”容炎似乎也并非要得到他的答案。“就在刚才,朕这一生啊,都在这脑海里闪了一轮,从小朕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要什么没有,后来得到皇位,更是万人之上,可是啊,朕发现朕开心的,竟是当年在那落魄小村里遇到她的之后,她做菜好吃啊,那味道朕至今难忘。”她,他亦是至今难忘。文丞相说,那是因为得不到的,永远是的。文丞相默然,他知道太上皇口中的那个“她”是谁。“太上皇若当真想吃,微臣可以去找……”容炎不等他说完,便摇了摇头。“朕答应过他,今生今世,不会再见她。”文丞相看着容炎那迷茫的却无奈的神色心里酸涩不已。“太上皇,若是有来生,便随心而去吧!”随心而去……容炎忽而笑了,那是文丞相次看他这么笑,就像是一个孩子。“是啊,随心而去……”容炎话落,便僵直着身子不动了。文成县先是一愣,旋即唤了两声。“太上皇,太上皇?”容炎的身子一倒,已然没了气息。文丞相颤着唇,恸哭出声。“太上皇啊!”昌平三十六年冬,太上皇尚武帝薨。……阴湿的凉风拂面而过,容炎猛地睁开那双那黑暗中如星辰般的黑眸。他从床上坐起看着眼前的一切,震愕的愣在那里。“这……”简陋的桌椅,老旧的衣柜,还有泛着淡淡竹香的竹榻,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陌生又熟悉。容炎站起身,走到那张挂在墙上的弓前,伸手将它握在掌心,这粗糙的质感是多少的真实。原来,人死了还可以做梦……“主上,时候已经差不多了。”木屋的窗户突然被人推开,一抹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跳了进来,是文丞相年轻时的模样。“文丞相,你来陪朕了。”文先生愣了愣,有些疑惑的看着容炎。“主上,他们都在林子里等着了,主上还是快些过去吧。”“主上?主上您怎么了?”容炎看着靠近的文丞相,伸手在自己身上拧了一把。“唔!”是痛的,这不是梦!“主上?”容炎看着年轻的文丞相突然笑了起来。“文丞相啊,人真的有来生。”“来,来生?主上,您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怎么看起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!容炎回神看着文丞相。“他们都在等着了?”“是,那位公子今日会来,您不记得了?”记得,怎么不记得,他上辈子到死都忘不了。“快走!”“是。”容炎弄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不是又回到了过去,那都不重要了,能重来一回,他再不要错过前世悔了一世的人!“主上来了,司公子已经到了。”来到那熟悉的林子,今天司玉晨来找他,不,或者说是他被请来帮他谋划将来的事,当年他年轻气盛,总喜欢跟司玉晨较劲,他真是讨厌极了他那张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还能笑出来的脸!容炎已经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跟司玉晨喝酒了,只记得那酒他也上头得很,直接就在林子里的木屋眯了一会儿,也是那一会儿,便错过了他跟云沐的次遇见。容炎走进木屋,司玉晨已经在屋内坐下了,他看着他那张年轻的脸,突然所有记忆都变得清晰。司玉晨看容炎一直站在门边不动,便转眼看向他,只见他一双眼睛生了根似的一直落在他身上。“你看我做什么?”容炎回神,忽而勾唇笑了笑。“没什么。”“那便说正事吧。”“不着急,我前些天得了一坛子烈酒,边喝边说。”司玉晨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。“你今天的话,有点多。”“主上……”文先生觉得今天的容炎,真的,有些奇怪。“不会耽误正事。”容炎拿出两个碗,将酒水满上。司玉晨看着一碗酒水没有动。“我没有时间在这跟你浪费。”司玉晨说完,站起身作势要走。“司玉晨,连酒都不敢跟我喝了?怎么,怕我会要了你的命?”容炎拿起桌上的酒碗一饮而尽。司玉晨脚步停住,转身走回桌前,两人一句话不说的,就拼起了酒来。直到一坛子酒见底,两人才罢休了。文先生知道,这酒很醇厚,后劲也大得很。“司公子喝醉了,让司公子好好在这歇一歇。”“主上要去何处?”文先生看容炎要走,忙上前将人拦住,司公子醉了,主上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!“头晕,去走走。”容炎避开文先生,推开屋门走了出去。一袭山风吹来,让容炎头脑更清醒了,他也更清楚的知道,这不是在做梦。老天爷,我定不辜负你的厚爱!凭着记忆,容炎在林子里走着,寻找着那抹他熟悉的身影。“小娘皮,你给我站住,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寻找间,容炎听见林子里传来一道怒喝声,他神色一沉,快速的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他的动作极快,半刻钟不到他就看见了一个男人正在林子里跑着,他快步上前一把将男人掀翻在地。“啊,哎哟!”男人摔倒在地,痛得“哇哇”大叫。“你,你是什么人,你想做什么?”男人抬眼看向高大的容炎,因为心虚让他心里有些发憷。“说,你追的人往哪里跑了?!”“你,你到底是谁,我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”男人害怕的挣扎着想要起身,容炎一脚踩在他的腿骨上,只听见“咔嚓”一声。“啊!”男人的哀嚎响彻整片树林。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说!”“我,我说,我说,她,她朝里面跑了,她朝林子里面跑了!”容炎黑眸微眯,转身朝林子深处跑去。而此事,因为逃跑太急摔倒在地的云沐缓缓的爬了起来,身上一阵高过一阵的热浪让她难受的想要把自己泡进水里。“该死的,这荒山野岭的……”云沐踉跄的从地上站起,可她一动,身上那股难受劲就更厉害了,她挣扎着走了两步,只觉身体里有一团火要把她给烧化了。“也不知道那人被甩开没有……”她靠在一棵树上喘着气,抬眼就看见站在眼前的容炎。容炎看着面色潮红,意识渐渐变得模糊的云沐,只觉得一颗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!“云沐……”云沐半眯着眼睛看着他。帅哥啊,扑倒他,扑倒他!这是她此时此刻脑海里强烈的意识!身体的反应比脑子要快,云沐已经扑倒容炎身上绯红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。“小哥哥,姐姐带你玩个游戏……”容炎垂眸,看着怀中的人儿,伸手紧紧将她抱进怀里……云沐,今生,你是我的!PS:至此,全文完,本文有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,感谢一路支持的读者,今后有缘新书见

本溪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
嘉峪关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
治疗癫痫专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