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中信息港 > 生活

终南山水情

发布时间:2019-12-05 06:59:19

终南山水情

摘要: 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五月三号上午,我和家人在咸阳统一广场游玩下台阶时不小心跌倒在地,然后就是脚部钻心的疼痛,过了好阵子才缓过气来,坐在平缓的台阶上...

文/终南闲士

我没有想到

,在平缓的台阶上行走竟然能把脚崴了。

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五月三号上午,我和家人在咸阳统一广场游玩下台阶时不小心跌倒在地,然后就是脚部钻心的疼痛,过了好阵子才缓过气来,坐在平缓的台阶上,望着坦荡的地面,环顾着宽阔的广场,想着自己从2005年就开始参加户外爬山活动,攀过悬崖,爬过天梯,越过涧溪,跳过山石,虽然长期户外运动造成腿关节受伤,但却从来没有把脚崴伤过。那时,仰望着威武的始皇大帝雕像,有种说不出的酸楚。

我更没有想到,这一崴,使我长达一个半月至今还不能参加较大强度的爬山运动。

朋友说,伤筋动骨一百天,所以只好静静地养伤了

近六、七年来,由于工作关系的变化,加上心性的调整,很少参与朋友同事间的娱乐活动和喝酒聚会,自己爱好不多,又性情偏内向,每周一次的爬山玩水就成为了我业余生活中的爱好。这种爱好,有时候简直成为一种痴!如果有一个星期不能参加户外活动,心里就发痒,总觉得缺少了什么,直到又一次去爬山。所以,无论生活多么繁忙,无论天晴阴雨,都要坚持一周一次户外活动。为此,常和家人吵架,也少了以前好朋友的联系。

不能爬山的日子,我常常一个人呆在办公室,丢下手头的工作,站在窗口,遥望着终南山峦。天阴云时,看那群峦灰朦,天山一色;阴雨前,青山水泼,暗云墨画;更难得雨后天晴,青山,翠屏叠嶂。有一日,晴空万里,夕阳西下,望南山,但见团团,从山峦中涌现。有似白熊,小耳长嘴,搭扶在山峰上,拱向着东方;有似白象,圆头长鼻,从山峦上伸向远方;更有像金龟朝圣,白盖金头,爬上山峰------不一会,西方金光四射,彩霞映天,染色,青山披彩,景象万千。可惜,那天没有带相机,没能将这奇景记录下来

对青山绿水的向往,折磨了我好久,终于有一天,实在忍不了,在一个周末的上午,便约了朋友开车带我去终南山游玩。朋友问,去那,我说,只要是山沟,那儿都可以。于是,车向南方,不知不觉,开进了太平峪,再不知不觉到了东寺沟。

太平东寺沟,我早来游玩的时候,还是一条较为原始的沟道,过去,除了山民上山采药打野味外,少有人去的。那次由于路不熟,还请了当地一位向导,沿山沟走进了大约四个小时,直到水断沟绝,我们才返回。印象深的就是谷沟中特有的原始森林景致和布满涧石的深绿色苔藓。这次游玩的时候,进口的一部分山路已经打成水泥路面,并且有位老头在一处狭窄处设栅栏收费,沟口边还有人利用原来的农舍做起了农家招待站了。由于脚伤末愈,不敢向沟里走多远,便和朋友在农家接等站聊天休闲,直到晚点才出山。

一个半月来,每到周末都有驴友约我爬山,或询问我脚伤情况,我都是遗憾地推谢。我多么希望早日重返驴圈,一起和朋友们游走终南山水呀!

对于山水的情爱,是因为惊叹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,还是厌烦于工作生活的压力而追求脱俗贴近自然的自由?是因为能够劳骨累心磨练心志的一项健康运动,还是陶冶情操追求情趣的一种时尚?这些,对于我来说像是又不像是。然而,生于终南山下,活于终南山水边,是我真实的人生,因为,那山像父,那水像母。

北京丰益医院赵献明
榆林整形美容
镇江整形美容
贵阳癫痫医院有几家
中山治疗睾丸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